•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  和葱葱一起旅行是件很愉快的事情,在路上,在船上,或在马车上,我们常常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地调侃我们周围的人或动物。早餐时Little Inn 的小院子里坐着一个日本帅哥,穿道士一样的袍子,头上扎着辫子,会很温柔的抚摸跳在他大腿上的猫咪。在茵莱的第一个晚上吃完豪餐,走在很黑的小路上,看天上的星星很低很低地闪,洋葱会拿手电筒照前面的男小孩调戏他们,然后一路被尾随以及反尾随回到旅馆。在Indein的小村上,第一次走进一家当地的小学,孩子们对我们手里的相机都无比好奇,当我很认真的对完一次焦按下快门放下相机的时候,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孩子,然后我杵在那里有一种被围观的茫然,后来就多拍了PACKFILM送给了一个孩子。在曼德勒的Mann餐馆吃第二顿晚饭的时候,洋葱说这米饭里有蚂蚁哎,然后我们把蚂蚁一只一只的剔出去,很淡定的捡白米饭继续吃,后来说给同事们听,他们都说很泥心,可当时我完全没有感觉哎。一路上各种好笑不断。

    旅途一半的时候,我突然很想念家里阳台上那几盆植物,出门前浇过一次水,比平时量多的水,可是出门10天,还是有些担心,我问洋葱你出门一个多月,你家里的那几盆怎么办,她说她留了张字条给她爸,列清了所有要照看的事情,那时好羡慕她!那天晚上凌晨1点多到家,放下行李,第一件事就是冲倒阳台看看那几盆植物,一切安好,绿萝竟然还多长了一片叶子,好欣慰,原来和我一样呢,没人疼的时候一样过的很好。

    好吧,先到这里,我也在等胶卷。

  • 2011-08-23

    扁豆君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  我觉得给猫起名字这事儿特有意思,大多行走江湖都得有个名号,一个拉风的名字足以甩开那些无名鼠辈好几条街,接起客来也会不由的无比亲切。比如鼓浪屿那只无人不晓的张三疯,或者有河BOOK的孙二娘。还见过一些特有趣的名字,比如弹珠,花椒,楚留香,梅超风,抹布,粑粑屎什么的。。。上面照片里的加菲叫扁豆,他那副时常怀才傲视憋着嘴的表情还真的很像扁豆!将来我要是养猫,我就给他起个特有内涵的名字,叫什么呢,叫什么好呢。。。就叫他夏百万。。。好啦,没有啦。。。倒时肯定要好好合合他的生辰八字算个卦什么的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