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10-27

    很多最后一次

     

     


    墙垣上的一株狗尾草 - 小土坡上歇脚的黄蝴蝶 - 还有空中残留在蜘蛛网上的蛾子的尸体。。。

    想着这些天有好多在做的事情有可能都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了,总是会伤感起来。
    最后一次挤9号线上班,在漕河泾站总是担心会有乘客来不及出地铁而被门夹到。
    最后一次看到隔壁凡客公司养乌龟的男小孩,还有那只眼睛受了伤又康复的小乌龟。
    最后一次在毛家湾吃饭,还骗服务生说认识朱经理要求打8.8折,其实还一直弄错了朱经理的性别。
    最后一次给Ian写工作邮件,最后一次感叹Adam怎么可以这么糊涂,最后一次和Tony吵架,最后一次不放心Nancy, 最后一次和最最亲爱的Ada在上班的时候都还可以淘宝,还有那些一起掷色子决定谁去洗苹果的日子。。。

    所以,其实真的想说,这个决定真的是最好的吗?

  • 2011-10-21

    徽州 - 乡野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    去关麓的路上,小巴士很是狂野,车在一座小桥口停下,追上来三个学生妹,说笑着挤挤攘攘,大概上车前还在谈论隔壁班的某某男生吧,窗外两边是一望无际的收割过的稻田,澄黄澄黄的,就觉得,哇好青春,然后,哇我老了。从奇墅湖回来的路上,一路都是下坡,不像上坡时踩单车那么辛苦,头发甩甩,连路边的还没有黄透的银杏树叶都是铃铃的沙沙的响着,这时候,什么音乐都比不上在一眼撇过的冰激凌冷柜前那阵急刹车的声音,所以,店里的那只小狗,将是方圆几百的乡野里最幸福的那一只吧,夜深人静狗狗们开大会的时候,他就可以以吃到三色杯为人生阅历俘获很多芳心吧。。。最后,游徽州的一大感想就是,我要是有块地皮就好了。。。万恶的房东,不,万恶的房东太太,又要加我好多房租!